详细页面

椿树 菊花 猫

发布时间:2020-10-10 作者:王智浩 来源:北京分公司 字号:

香椿抽芽时,爷爷爱在谷雨天里用来配佐料,我受不得那味,甚至有些厌恶;野菊漫山时,爷爷爱在夕阳红里割来晒干,我喜欢它的香,甚至捻来偷吃。

厌恶香椿芽,倒不是香椿料着实难以下咽,而是厌恶秋里椿树上的一层花肚娘,厌恶这春天的香椿芽来逃避秋天的花肚娘;偷吃野菊花,倒不是野菊花被爷爷看得紧,而是偷着菊花的苦去寻觅一丝清香,偷吃这苦口的小野菊来获得花蕊缝里的香。在我的记忆里,春椿秋菊,同样宜人的季节,却有着不一样的风采。

椿树生在院子里一角,伴着堆终年不去的木柴垛,家里的老猫也常蹲在这晒着太阳睡大觉。那猫却是独特,常年在那,椿树发芽时,间或用爪抖抖根部芽叶,一颤一颤的,断了,像怕忽然溜走似的,猛的扑上去,又轻轻的两只前爪按住,欲咬不咬的使那香椿芽含在口里。兴许是突然受不得那味,闭上眼睛吐出,一溜烟逃开,又转过脑袋看看。久了兴许会厌了,它就再躺在柴堆上,打着哈欠,一只爪耷拉着,然后睡去。

菊花生在山坡石棱中,伴着冬夏所成的羊肠小道。每年秋天,爷爷独自拿把镰刀,带上条绳,向着菊花最茂处伸去。别家菊花用来卖,独爷爷的用来自己用。当三秋的高阳拂挠着伏牛黄土,便是爷爷的菊花晒作芬芳时。几捧缝做枕头,他说对眼睛好;几捻漂在茶面,他说对肝脏好;几片粘上饼皮,他说对口感好。似乎菊花的一切都是好的,似乎沾染了菊花的一切也是好的。有时我会和那猫一样,玩作在摊晒的菊花上,也是和它一起在此玩耍。然而它并不愿与我相嬉,似乎是我赶走了它扑捉的蜂虫。

爷爷和我说,那猫其实也并不爱椿树芽,它只是喜欢把椿树芽当作玩伴,就像有时去咬自己的尾巴一样,所以宁可受点不愿,也不放弃追求快乐的机会。爷爷和我说,那猫甚是喜欢菊花,但它也绝不会因此而毫无忌讳。他也一样,只要什么东西对我好,就不会因它的什么好坏,而有所顾忌。

蓦然明白:爱也罢,厌也罢;好也罢,坏也罢;尽意也罢,失意也罢。要像那猫一样,无论是椿树或菊花,都在以欢乐面对,好好度过自己的每一天。

 

 

浏览次数:47返回顶部
相关新闻
xxfseo.com